主页

范畴篇 > 【6】 >

更多
   【6】 有的数量是间断的,有的是连续的,而且有些数量,其构成部分相互之间具有相对的位置,而有些数量则没有这样的位置。 间断的量,如数目、语言,连续的量,如线、面、体,此外还有时间和地点。 因为数目的各部分之间乃并不存在一个由数目的各部分连接起来的共同边界,如两个5等于10,但并没有一个使5和5连接起来的共同边界,它们是分离的。 也没有一个使3和7连接起来的共同边界。 一般地,就数目来说,在它们的各部分之中不可能存在着一个共同的边界,它们总是分离的,所以,数目是间断的数量。 同样,语言也是间断的数量。 语言显然是数量,因为它可以用长音节和短音节来度量。 我所说的是能产生声音的语言。 并不存在一个使语言的各个部分连接起来的共同边界,因为并不存在一个使各个音节连接起来的共同边界,它的每一个音节与其他音节都是分离的。
   线是连续的,因为我们发现存在着一个连接其各部分的共同边界。 就线而言,这个界限就是点,就面而言,乃是线,因为面的各部分有一个连接的共同界限。 相对于体也是一样,体也有一个共同的边界,即线或面。 时间和空间也是这样的数量。 因为时间的过去、现在与将来是一个连续性的整体。 空间是连续性的数量。 因为体的各部分占据着空间,而且这些部分具有连接它们的共同边界,空间的部分也是如此。 体的每个部分都占据着空间,和体的各部分一样,空间有连接它的各部分的同样界限。 所以,不仅时间,而且空间也都是连续的数量,因为它们有连接其部分的共同界限。
   数量由部分构成,这些部分之间或者有着相对的位置,或者没有这样的位置。 如线的各部分之间就有这样的位置,因为每条线都位于某处,可以与某条线加以区别,而且可以说出每一条线位于面的位置以及它与哪一部分相连接。 同样,面的部分也具有位置,因为可以说出面的每个部分处于哪种位置以及每个部分和哪一部分相连接。 对于体和空间也是如此。 但数目的各部分之间则不可能有相对的位置或某一特殊的位置,也不可能确定哪些部分是连续的。 时间的部分也没有这样的位置,因为时间的部分不能维持住,而不能维持住的东西,又怎么能够有其位置呢? 但说时间的部分具有相对秩序倒更合适一些,时间的部分有先后之分。 数目也是一样,在计数中,有的数目就是在先的,如1先于2,2先于3,所以,数目的部分也具有相对的秩序,但没有位置。 语言也是这样,因为语言的部分不能持久存在,人们一旦把它说出来,它也就不能再维持其存在了。 所以,语言的部分没有位置,它不能持久存在。 因此,有些数量,其部分具有位置,而有些数量,其部分则没有位置。
   只有我们说到的这些事物,才能在严格的意义上叫做数量,其他所有事物被称为数量则是在偶性的意义上说的。 当我们注意到某一真正的数量时,我们才把其他事物也叫做数量。 如某一白的物体所以被说成是“大的”,乃是因为白色所覆盖的“面”是大的,某一行为或某一运动过程被说成是“很长久的”,乃是因为它们所费的“时间”很长久,因为这些事物就自身而言不能被称为数量。 例如,有人会问“这一行为有多长”,而回答所指出的时间乃是行为所费的时间,如“它持续了一年”等等。 有人会问“这个白色的东西有多大”,回答所指的是白色所覆盖的面。 白色所覆盖的面积有多大,你就会说白色的物体有多大。 所以,只有那些我们说过的事物才能就其自身被称为真正的数量。 其他事物都不是就其自身被称作数量,而是在偶性的意义上说的。
   数量不会有相反者。 所有确定的数量都显然不会有相反者,如。 ‘两肘长”或“三肘长”,或“面”等类似的事物,就不会有相反者。 但有人也许会说,“多”和“少”、“大”和“小”是相反者,但所有这些都不是数量,而是关系。 这些事物并不是就其自身被说成“大”或“小”,人之所以这样称它们,乃是相比较而言的。 如一座山被说成是小的,而一颗谷粒被说成是大的,这不过是说,这颗谷粒比其他谷粒更大,这座山比其他山更小而已。 所以,这里就涉及至到一个外部标准,如果是就自身而言的大或小,那么,一座山就不可能被说成是小,一颗谷粒也不会被说成是大。 再者,我们説,在某个村子里有很多人,而在雅典则人很少,虽然雅典的人比村子里的人多出许多倍;我们说,在屋子里有很多人,而在剧场里则人很少,虽然剧场里的人数远远超过了屋子里的人数。 “两肘长”、“三肘长”以及其他同类的东西表示的是数量,而“大”或“小”,并不表示数量而主要是表示关系,因为“大”和“小”与外在的标准相关,所以,它们显然是一种关系。
   无论是否把它们确定为数量,它们都没有相反者。 因为要知道,它们并不是在自身意义上说的,而是相对于某种外在的东西来说的,所以,它们怎么可能有相反者呢? 如若“大”和“小”是相反者,那么,同一主体就会在同一时间具有相反的性质,这些事物就会同它们自身相反。 有时会产生同一事物既是大又是小。 因为和一事物相比较它是小的,而和另一事物相比较它又是大的,所以,同一事物在同一时间里既是大又是小,因此它在同时就具有相反的性质。 但有些事物似乎不可能同时具有相反者,如实体。 虽然实体能接受相反的性质,但一个人不可能同时既有疾病又很健康,一事物也不可能同时既是白的又是黑的。 其他事物也都不可能同时具有相反的性质。 如若“大”和“小”是相反的,那么它们应当对自身就是相反的,同一事物在同时就应当既是大又是小,这样它对自身就成为相反的了,但这是不可能的,它不可能对自身是相反的。 所以,大和小、多和少并不相反。 虽然有人并不把它们叫做关系,而是称为数量,但它们并没有相反者。
   对空间,说它作为数量似乎具有相反者,好像是很有道理。 因为人们把“在上”称作是“在下”的相反者。 “在下”乃是指在中心的地方,这是由于人们认为,没有什么比从宇宙的极端到中心更远的了。 的确,我们在限定所有其他相反者时,都会想到空间。 因为我们把那种属于同一种,而且相互之间距离最远的东西叫做相反者。
   数量似乎不允许有更大或更小,如“两肘长”,一个“两肘长”就不会比另一个“两肘长”在更大的程度上是“两肘长”。 数目也是如此。 如没有一个3比另一个3在更大的程度上是3,也不会有一个5比另一个5在更大的程度上是5。 不会有一段时间比另一段时间在更大程度上是时间。 我们所说的任何东西都没有更大或更小,所以,数量不可能有更大或更小。
   数量最突出的特点,是用“相等”或“不相等”来述说。 因为我们可以用“相等”和“不相等”来指所有的数量。 如用相等和不相等来述说物体,用相等和不相等来述说时间,同样,我们所提到过的其他数量,都可以用相等或不相等来述说。 不是数量的东西,就不能用“相等”和“不相等”来述说。 例如,两种气质之间就不能说“相等”或“不相等”,而只能说是否“相同”,白也不能说成相等或不相等,而只能说成是否“相同”。 所以,数量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可以用相等和不相等来述说。